注册 登录
哇嗖论坛-青青树动漫互娱特区 返回首页

梦中的人未老的个人空间 http://bbs.vasoon.com/?131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魁拔》各系列经典语录

热度 1已有 4170 次阅读2017-4-11 19:36 |个人分类:Q844757521| 经典语录

魁拔QQ844757521QQ群 223794589 ,欢迎加入!



十二脉门:仑泉,玄骨,朝迎风;
          昆海,幻血,暮还松;
          临缺,承暗,身破虚;
          比圆,启明,心断空。

最感动: 

欢迎回来,亲爱的魁拔。我们等你很久了!(《魁拔之十万火急》)
“浮云骑士在那个瞬间,一下子就知道自己遇到了值得终生去爱的人,她不仅有做朋友的善良,还有足以做对手的勇武。”
“你能付出多大代价?”“全部生命!”——玛朵布莎.辞(TV《魁拔妖侠传01》第17集)
魁拔来生再见!啊哈哈哈...——幽弥狂(《魁二大战元泱界》,电影系列第二部最后的高潮和感伤!看过魁拔的都尊称幽弥狂一声狂爷,因为我们都知道狂爷的性格,从这句第二部最狂最充满兴奋和悲壮的绝言足以看出狂爷的“狂”。)
做魁拔的战士,是我一生中唯一要做的事。——海问香
默拓人可以失去生命,但是绝对不会失信。——金汤(小说《魁拔之蛮吉传说01》)
放开我,活命去!——海问香
能让你从心底感动的事,就一定不是什么坏事。——海问香(青青树魁拔电影五部曲之三)
做那个人(迷麟)的战士,和他一起经历——失败!——海问香(青青树电影《魁拔三战神崛起》)
一个粼妖生来这个世界,她的心就像一颗在海洋里漂浮的种子,必须寻找到她可以依托的海岸,附在那里,生根、发芽、开花,活着才有意义。——海问香(青青树《魁拔之战神崛起》)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我认识的人,喝着同一条河里的水,吃着同一片土地上长出的粮食,呼吸着同一片山林里的空气,没准还能互相梦见。——蛮小满(《魁拔之十万火急》)
“突然一下明白了母亲失败的真相,她不想让面前那些和自己共同作战的非理性生命与魁拔脉兽一起消失。那一刻,她不是天神而是地界妖怪,地界妖怪是不需要光势的。”(看过的人才懂这句话的含义!)
 “我认识一个人,他也没有纹耀,不要说什么十大纹耀了,人家连平民纹耀都没有,没有人拿他当回事,谁也没有想过要和他成为朋友,很多生在纹耀大族的孩子,都会有一个终生难忘的成年礼,他只能在旁边偷偷地看,世上那么多让人心情欢乐的节日,也没有他的份,他当然很羡慕有纹耀的人,一直盼望着能够得到属于自己的纹耀,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偷,因为他要凭着自己的真本领,获得别人的尊重,不论受多少苦,费多大的力气,出生入死,流汗流血,他相信自己有这样的本领,总会有这么一天,他会成为世上最伟大的妖侠。他知道,偷来的纹耀,并不能说明自己真正的实力,他要的是真正的功业,那比什么显赫的纹耀都更值得夸耀。”——蛮小满(《魁拔之十万火急》)



幽弥狂停止了挣扎,就这样被魁拔抓着头,说出了五个普通的名字,然后开始讲述五个无文耀战士的生平故事,讲述的语调平静却略带伤感,旁边的厨师和涌到大帐里的卫兵们边听边鼓起掌来。
听着幽弥狂说完了五个人的故事,魁拔把幽弥狂推开。
“大家听好了,”魁拔大声说道,“这五个人将因为誓死捍卫故乡,抵抗魁拔而被所有灵山军官兵记住,并视为死敌!”
厨师的掌声更大了,幽弥狂看到这个身高是魁拔两倍的萨库人正在流泪。
“现在,我要为在夜袭里死去的将士们复仇,现在!”
魁拔没有命令部队进攻,而是在浓浓的夜色之中,只身跟幽弥狂闯入联军营地,杀了驳回幽弥狂申请的联军军官。
“我已经为我的兄弟们报了仇”,魁拔训斥幽弥狂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强大到为你的兄弟复仇啊?”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幽弥狂恨恨地说。——(《魁拔之书第一卷》)


我现在很后悔,一直想什么建功立业,后悔把一个孩子带到这种鬼地方来受苦,后悔拿一个破纹耀,教那孩子做什么世上最伟大的妖侠,后会告诉他,只要活着就要一直战斗下去这样的混蛋话。——蛮小满
“反正也不会有机会将这份力量打向敌人,无法让世人看到我们的本领我们的努力,那么就在这里让神圣联盟的诸位们看看,那些你们根本不会在意的战士,究竟有多大的力量!”——某妖侠(电影《魁拔之十万火急》)
“认识你,既是你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我们成为朋友,我们的命运就都一下好了,而我们成为敌人,我们的命运就一起坏了,我们的命运是互相决定的,知道这个道理,就能明白,坑害别人的人是愚蠢到家了。”——(青青树TV《魁拔妖侠传01》第一季20集,改编自漫画《幽龙骑士01》)
早就知道蛮大人的纹耀,不是什么有名的纹耀,也不是什么神圣联盟发的,就是他自己做的,那又怎么样呢?就是这个连第四脉门都没有打开的蛮大人,就是这个自己没有纹耀,却想用这个纹耀来鼓励我,一直不让我知道纹耀真相,怕我自卑,怕我放弃的蛮大人,才是最最值得依赖的妖侠,这样的纹耀,才是最值得我争取得到的!——蛮吉(《魁1》)
只要还活着,就绝不认输!——蛮小满,蛮吉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看到他最敬重的人到头来也是个怕死鬼,以后它还能相信什么呢?一个从小就失去信心的生命,不是和死了一样吗?——蛮小满
他(魁拔)会循着冲天槊发出的召唤,就像听着来自远天的战歌,一边随着轻声吟唱,一边走向他的战器——冲天槊,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因为他是世间最伟大的——魁拔!——卡拉肖克 玲(青青树电影《魁拔之十万火急》)
当然有,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于魁拔一零二六年,加入神圣联军南部战区夜战小队,与魁拔英勇作战!历经战事一百七十一次,杀敌五百二十六名,与五天前在魁拔的营地里阵亡,我是他们的长官雾妖族妖侠幽弥狂!现在,我要为他们报仇!——幽弥狂(青青树电影《魁拔之大战元泱界》)
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幽弥狂(青青树电影《魁拔之十万火急》)
你的对手是神圣兽国游尾郡窝窝乡独行族妖侠——蛮吉!——(魁拔电影第一部绝对的高潮,蛮吉一次次喊出这句话,周围所有人应和着他们各自报出家门,像联盟权威挑战。)
那一年,魁拔的舰队受到重创,扭转败局的唯一机会,就是在万诗之海布阵,与紧追不舍的对手进行决战。可是当魁拔看到万诗之海上,那些刻满粼妖情诗的石墙、石碑,他宁愿接受败局,也不破坏万诗之海的安宁,他让他的舰队转头迎向身后的强敌。——海问香



最霸气:
那绝对是当然的!——蛮吉
掌声在哪里?——萨库人 大仓(魁3)
来吧,魁拔的敌人!——海问香
我守这里谁也别想过去!——海问香
这是底线,越过,既是毁灭!——海问香
谁跟我去生死界走一趟!——远浪
我就是要用行动表达一个态度,我是你的敌人,死敌!
“霸道就是本事!”——(青青树小说《魁拔》阿荣篇01)
贪婪吝啬之辈,全然不识天下大局,给你们一些教训!——雪伦(魁1)
你今天很不走运,偏偏碰上了我蛮大人。——蛮小满(青青树电影《魁拔之十万火急》) 

知道你很强!我们不是你对手,但是我们就是要用行动告诉你,我们是你的敌人!即使我们现在连做魁拔敌人的资格都没有!——幽弥狂
知道你比我厉害得多,我很难战胜,可是,我就是要用行动告诉你,我是你的敌人——蛮吉




“你不需要做任何事,跟着我就好了。”(敖江)“理由!”(镜心)“你只要跟住我,就没事!”(敖江)“这缺乏令人信服的逻辑!”(镜心)——《魁拔之战神崛起》
“好,听我指挥!”(镜心)“不要你来做什么指挥。”(敖江)“好好跟住我,等着被救就好了,不要浪费时间!”(敖江)——《魁拔之战神崛起》




最萌萌哒:
哇咔咔——蛮吉,蛮小满,等
发死力!死力!
“带个媳妇回来,要漂亮的!”——蛮小满母亲(《你不知道的魁拔》)
那绝对是当然的!——蛮吉(青青树电影《魁拔》各系列) 
花痴都是不会这么死去的!——舰长远浪(青青树电影《魁拔3》)
好不容易才混上来的…好不容易才混上来的…好不容易才混上来的…——蛮小满(《魁拔之十万火急》)
魁三蛮吉,蛮大人和海问香初识的大段语言对话,此处略过。

蛮吉:“香香姐,要是我乖 ,你能不能不为魁拔作战了?”
海问香:“那可不行,我只和你做一天的朋友,其他时间都是魁拔的战士。”
蛮吉:“那你帮我开了脉门,我怎么好意思攻击你呢?”
海问香:“你不攻击我,你的小脑袋就会被我打碎的。”(小满一震。。。)
蛮吉:“我不想和你交战,香香姐。”
海问香:“真乖,那明天 一早就远远的走开,不要让我看到你。”
蛮吉:“可是我们要在这里等曲境一号。”
海问香:“那就没办法了,战争就是这样啊。好了,那就睡个好觉,养足了精神,明天好好的战斗一下。” 
蛮吉:“我还不困呢。”
海问香:“还说不困,眼睛都睁不开了,你看蛮大人,都已经......”
蛮大人:“只是养神而已,蛮吉,该睡了。”
蛮吉:”香香姐,你说做一天的朋友,睡觉的时间能不能不算?“
海问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问题。“
蛮大人:”蛮吉,好好睡觉,养足了精神,把你香香姐打败了,她就一直做你的朋友了。“
蛮吉:“真的?”(眼睛睁地好大 =.=)
海问香:“就算是吧。”(魁拔3战神崛起)





最哲理:
“人的心情确实可以受到他人行为的震动,从而得到彻底改变,即使仇恨这种东西也可以消掉。但是,人的贪欲和利益欲望是不会消除的。”——(玛朵布莎·丹《魁拔妖侠传01》第22集)
“试着了解自己,未知的自己比熟悉的自己往往够有力量。当你觉得自己不行的时候,就要去找这种潜能。”——卡拉肖克·潘
“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的菜没什么味道,”“一到冬天就死了、春天再长出来的菜更好吃。魁拔就是世界的冬天。”——大仓(青青树《魁拔之书第二卷》)
“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赚钱了,如果这么容易的事情你都做不到,就不要想着还能做什么大事了!”(《魁拔妖侠传01》玛朵布莎·丹公主)
“如此脆弱的生命,为何不好好珍惜!”——镜心
“其实从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没有可能取胜,所以根本没有想怎么去赢。”——卡拉肖克·潘
“现代社会的办法应该是建立一个基斯卡人式的立法会制或是龙国人的议会制,这样可以把国王的个人意志巧妙地包装成一个主体不明确的集体意志,首脑的压力就会小很多。”(《你不知道的魁拔》)
“也不是想忙就能忙的。” (青青树小说《魁拔之书01》)
“你不可能打败她,你根本就没有把她当成对手,又怎么可能战胜这个对手呢,她现在除了是你的对手以外,什么都不是。蛮吉,一个战士在战场上面对的只有对手,也许昨天是朋友,明天还可以是朋友,可今天,此时此刻,除了对手之外,什么都不是,以你这样差的功力,如果心里还装着一大堆干扰作战的杂念,那你怎么可能战胜比你要强大那么多的对手呢?”——远浪
“喝酒,才知道自己醉了。像你这个样子,只做白日梦不喝酒,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岚广(青青树小说《魁拔之雾凝纪事》未完结2012年10月后至今2015年3月未更新)
生活好了,舍不得放弃的东西也就多了,想勇敢都难啊。
“复仇情绪是一种非常难以克服的生物感情,会导致非理性行为。”
“生死难测还会心存侥幸,大家一起死也能心理平衡,唯独...最后一战,只要不死就都跟着混上战功了,这样的时候,怎么舍得去死呢?”——蛮小满
都想获得别人用生命换来的功劳,地界妖怪可真是自私啊!——镜心(青青树《魁拔之大战元泱界》)
“伟大的英雄本来就是属于全世界的,他们不应该被埋没在平凡的生活之中。”
“你们嘴上说的爱,就是性(和谐)欲的另一种说法吧?”
“如果你有性(和谐)欲,你就会知道,你是愿意为那个跟你性爱的同伴付出生命的代价的,这就是你说的爱。”
你又怎么能指望一个本就希望遮掩的人承认自己在遮掩什么呢?
谁会不死呢?只是早晚的问题。为了这个,和不为这个,有区别吗?
“我们要考虑多长时间的事情?”“你我有生之年。”迷麟果断地说。
“这个队伍里没有战友,少了谁都无所谓。无论少了谁,部队的作用都会延续。无论少了谁,都可以由别人来补充。没有任何一个人是特别的,不可替代的。”——翼族,雷光



“浮云骑士在想,面前的这个对手不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吗?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喜欢美食和安逸的生活。打他他会疼,会受伤,还会死,可他为什么要战斗?这里一定有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原因。只要我们坐下来,像朋友那样找出这个原因,战斗就变得毫无意义。”——(《魁拔妖侠传01》卡拉肖克·雄)
“现在你终于知道,暴力也是能解决一点问题的了!”——(《魁拔妖侠传01》玛朵布莎·丹公主)






最简洁:
“有劳费心!”(敖江)“缘分使然!”(大仓)——魁三经典对白
“如此美味,终身不忘!”(敖江)“知音难得,幸会!”(大仓)——魁三经典对白
魁拔南部战区梅龙尼卡航线护卫部队独立先锋粼妖战士海问香!——海问香(青青树《魁拔之战神崛起》)
你的对手是灵山军东线战区第七师雾妖夜战先锋幽弥狂!——幽弥狂




魁拔特有成语,典故,诗词:
硕拓制
硕拓集国
文耀蒙尘
麻辉娶布
天烽让王
朴树之心
默义捡米,勤算得国。 ——青青树《魁拔之书01》

枕星河之倒影兮与星光同流,望群星之包覆兮随繁星同辉......
花开花落自有时,秋来红叶染白霜。
零零星星万点,生生死死无限。








我的小鱼啊你醒了,还认识早晨吗?昨夜你曾经说,愿夜幕永不开启。你的香腮边轻轻滑落的,是你的泪,还是我的泪?初吻吻别的那个季节,不是已经哭过了吗?我的指尖还记忆着,你慌乱的心跳。温润的体香里,那一缕长发飘飘。——海盗哥哥,远浪,秀秀






魁拔中的文字书籍,记录,章程,条约等:


《浮云骑士》《沧澜散记》《粼之异别志》《陨后驻舟》《快感守恒定律及推论》《绿叶港军事合作协约》《族内亲和成约》《基斯卡人权义分担协定》《“制度6号”及补充条款》《魁拔全书》《结绳金经》《如意协议》《北四分界成约》《永昼沙漠生物考》《神圣联盟公报》《爪云王子问神策》




魁拔各种专业术语:
脉,脉门,脉频,π毫秒,曲境,形意循环,魁拔周期约333个地界年,魁拔脉频47.648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老男孩 2017-5-4 21:57
为啥这么黑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客户端|小黑屋|青青树官方论坛  

GMT+8, 2019-11-22 11:40 , Processed in 0.05221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