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暗夜之殇

【六一&幽弥狂】为念而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 12: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狂爷,我觉得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个敢爱敢恨的疯子,一个重情重义的疯子,一个一旦决定就誓死不改的疯子。疯,疯的是他的偏执,狂,狂的是他的傲骨。为了他的战友,他敢孤身一人杀入魁拔军营,虽九死其犹未悔,纵使他被迷麟只手镇压,也未曾言败,直到迷麟用行动征服了他,他便认定了迷麟,为他苦等上百年,为他生,为他死。
“魁拔,即使战胜不了你,我也要用我的行动让你知道我的态度,我是你的敌人!” “死敌。”
来自微站
发表于 2019-6-1 12: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说呢?我10岁叫我初见狂爷,就发现他是一个疯子。整天疯疯癫癫的,嘴里还一直念叨着五个人的名字,但那时候就只佩服他的脉术,对他的了解也是很片面很主观的。
后来,我在今年月份又把魁二电影重温了一遍,我也买上了魁拔之书,成为了一名魁粉。对幽弥狂的印象也逐渐深刻了,我也意识到他不再是单纯意义上的疯子了,相反,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战士,是兄弟,面对魁拔四迷麟,他丝毫不畏惧,面对他的圣神联盟长官,他也敢于反抗,反对压迫。
他也很特别,因为别人都是因为敬佩魁拔或被魁拔所感话而成为魁拔的追随者,而他追随魁拔的理由却是要向魁拔复仇。他也精通六国(种)脉术,其功力也是相当深厚的。
他也是在野蛮中不失风度的。在魁拔二电影中,面对蛮吉向他发出的挑战,他没有拒绝,而是接收,同时也把蛮吉当成一名正真的妖侠来看待,严格遵守妖侠决斗的规则。在野蛮粗鲁的决斗中,他的原则也是显而易见的:绝不打女人和小孩。这是一个贵族妖侠才具有的风度。
最后,就用狂爷最霸气的一句话来结束我的感想:白落堤,英宋,桓泽金,广秀。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但是我要用我的行动来表达我的态度:我是你的敌人!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6-1 12: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幽弥狂疯吗?不疯。他只是想守护他的战友,坚持他的信念。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6-1 13: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我个人来说吧,幽弥狂这个角色,在大战元泱界出场的时候,以绝对压制的战力与雪伦、蛮小满对战,一次次打倒蛮吉,想杀了镜心,所以我觉得他是个反派。
          这个反派还有些闪光点。“听着孩子,如果你我互相报出姓名,那就真的是妖侠相见了,我可不会再把你当成一个孩子来看的。” 他真的是出场的人物里最特别的一个,所有人,包括村长,雪伦,卡拉肖克潘,狄秋,兽国将军,甚至为蛮吉组成协脉阵的无纹耀妖侠们,都觉得蛮吉很小,什么都不懂,没有人会把一个孩子说的妖侠决斗放在心上。而幽弥狂给予了蛮吉从未受到的妖侠之间的尊重与平等。“接受。蛮吉阁下。”哪怕实力相差悬殊,也要拿出对决斗和对手的尊重。
         我不认为幽弥狂战前开脉门是他的作战习惯。我比较认同于幽弥狂并不想伤害眼前的这个孩子,六个脉门的实力几乎是所向披靡,开脉门只是为了震慑。“连脉门都打不开,还说什么决斗!”尽管已经妖侠决斗是两厢情愿,伤亡无怨,尽管解决这个碍事的孩子不过是弹指之间,他也没有选择对蛮吉痛下杀手。他是一个有原则和底线的人,是一个正直的人。对天神镜心的一道道强劲脉术攻击,一点没有施加在这个同样与他为敌的孩子身上。
          “你的对手是,灵山军东线战区第七师,雾妖夜战先锋,幽弥狂。”他曾是雾妖将纹耀候选者,而他带领的夜袭行动队第九分队的其他成员,却是无纹耀的妖侠。阵亡的五个战士“就因为没有纹耀,连成为魁拔的敌人的资格都不被承认”。而给予这五位战士战死的尊严的,却是他一直抵抗的魁拔。从此他不愿再为神圣联军作战。在听蛮吉说自己的脉门被将军封住了的时候,他说:“神圣联盟的那些家伙对待自己战友的态度真是一点没变。”讽刺的语气里带了些许苦涩,他对神圣联军依旧是失望的。兄弟们是为了抵抗魁拔而死,他的目标变成了向魁拔复仇。他的信念是做魁拔的敌人,死敌。他背叛了神圣联军,也不是严格意义上魁拔的追随者,独一无二的身份背景,使他在这个故事里有着独一无二的孤独和悲壮。
         所以他并不是反派。在他的立场上他没有做错任何事。而魁拔系列故事最打动人心的地方,恰恰是每个人都靠着自己的信念,做能打动和信服自己的事。那么错的是什么呢?归根到底是不合理的纹耀制度。这也是折磨幽弥狂最深的因素。
         在魁拔的阵营里,他唯一听从奇衡三的命令。可是大战元泱界里他和奇衡三的互动和态度耐人寻味。“这碍你事吗!”“是!长官!”“别多事!老爷子。”“自以为是!活该!活该!”“老成这样,还来守什么防线!”这样的语气,是他“疯”和“狂”的体现。他和其他的魁拔十二妖的关系可见一斑。他一定是被理解的,受到怜悯的。却不一定是别人愿意走近,也不是想和别人走近的。我想着幽弥狂的特立独行和孤独,也会为他而心疼。
        就电影系列来看,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部就是第二部,不仅是故事线的流畅和引人入胜,也离不开人物塑造上的丰满充实,特别是幽弥狂和镜心。对于幽弥狂,我想有六个字可以概括他:
         不疯魔
         不成活





哦我也不知道怎么写了这么多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6-1 13: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有执念的疯子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6-1 14: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
在地界各国的眼中雾妖都是一些“阴险小人”,而却有人愿意相信自己做自己的战友,当长官不再值得信任,将纹耀候选人已经毫无意义,只身闯入军营,只为表明一个态度: 魁拔,我是你的敌人!但天意弄人,没想到会遇到另一个知己。
士为知己者死,但如果知己又是自己的死敌呢?我没有兽国诗武妖侠的豪爽,惟一疯解百愁耳。。。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6-1 14: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雾妖,一个被各族所贬视的种族。幽弥狂就是一个雾妖,因为种族原因,导致在组建夜战小队,只有五人加入。这五人沒有看不起雾妖,没有看不起夜袭,只是对幽弥狂的尊敬,换来了幽弥狂对他们的重视。在后来一次又一次生死难测的夜袭中他们产生了生死与共的关系。正是这种关系,幽弥狂在纹耀检查时,保护了部下。他们的关系进一步深化。但,在刺杀魁拔时,因五人急功近利,导致五人牺牲。幽弥狂内心碎了,在为五人报功时,又因没纹耀这荒唐的说法回绝了。后来站在阳光下,站在五人前,回忆着过去种种往事。阳光刺着他身上流血,但他沒有回避,只因他没有活着的理由。他想到了复仇。但又因为实力差太大,只能发出是魁拔的敌人的立志,这也成为了他活着的理由。           幽弥狂不狂,只是出于对五人的离去,带来无法愈合的内伤,以复仇为动力,成为了魁拔的部下,敌人也是部下。就算能复仇成功,五人也不能回来,多么悲惨。               所以,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一定注意:不要有贬低种族,如非洲人。要建立起像幽弥狂与五人那样的友谊。
来自微站

发表于 2019-6-1 14: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亦正亦邪,皮中带稳。颇似李白的狂傲洒脱。我认为的理想人生状态,狂傲疯癫但不失真我。
发表于 2019-6-1 14: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幽弥狂是疯子!让人敬佩的疯子!
  即使打不过你,我也要用我的态度向你证明我是你的敌人。
  幽弥狂是雾妖族将文耀候选人,拥有极高的脉术天赋,本可以在夜国过着上流社会的生活,一个文耀制度的受益者为何会痛恨文耀制度,加入魁拔军?因为他是有血有肉的人,真正有情有义的男儿,他视名利如粪土,视生命如粪土,他唯一重视的便是他的五个兄弟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在四代魁拔战争中,幽弥狂和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一起加入了刺杀魁拔的行动中,屡建功勋,最后像英雄一样死在了保家卫国的战场。然而,然而,为自己身后的土地洒下热血的壮士,为了保护故国土地的有志之士,竟然被那些他们所保护的人所唾弃,竟然连区区士兵的资格都不被承认,为什么,就因为没有文耀,就可以把五位正真战士的名誉所取消吗,而那些整日喝酒度日的王文耀,贵族文耀,他们正真上过战场吗?幽弥狂曾经是将文耀的候选人,他也曾为这个身份而自豪,这个身份也曾为他带来荣耀,而此刻,他却为这个身份敢到无比羞愧,心中狂风暴雨,天理何在?
  幽弥狂埋葬了五位与他并肩战斗的战友,直立在墓前五天五夜,这对生性畏光的雾妖来说,是致命的,可对他来说算什么,他心中无比悲愤,也是在这是,他疯了。他也许曾想早日去地府里见到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他也许曾恨过这个世界,可他却无能为力,他把自己的文耀挂在了昔日战友的墓前,也许,这样能给地府之下的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徐些安慰吧!
  幽弥狂如此重情义,而面对他无力反抗的社会,他疯了,他变成了一个疯子,彻头彻敌的疯子,当他拔刀冲向魁拔的时候,他已无所畏惧,或者说,他已经死了,他的信念崩塌了。
  然而在这漫漫黑夜,魁拔却给了他一个信仰,他与魁拔从此互为死敌,他加入了魁拔的阵营,同魁拔一起反抗这黑暗的现实,同是也不断努力提升自己,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为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秀复仇,就这样,他带着极其矛盾的心里,开始了他与魁拔的故事。
  说他矛盾,其实不然,他想反抗这世界,是想为他的五位战友夺回属于他们的荣耀,创建一个让那些看不起他战友的人所凐灭的,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另一方面,他想杀死能为他的理想所实现的魁拔,仅仅是主关上想为白落提,丰和,英宋,广秀,桓泽今复仇而已。
  幽弥狂是个有原则的疯子,他痛恨世界,在实现他伟大理想的时候,有很多不明事理的人出来阻挡他,蛮吉和静心,即使知道自己不杀这两人的后果,明知道奇衡三很有可能随时失败,却坚守自己的原则,不杀女人和小孩。
  幽弥狂精神病后,与十二妖扯皮,天天找䘍,但是,在魁拔2电影中,当曲境号派出部队时,他前一秒还在骂奇衡三“老头子”但当奇衡三说出“命令”时,幽弥狂立马执行并说道“是,长官”,可见,幽弥狂是一位遵守命令的士兵,尽管他多么顽固都听从指挥。
  在魁拔2中,撤退时,奇衡三说“别管我”时,幽弥狂尽管骂奇衡三,却还是拉着奇衡三撤退。
  在登陆军的尸骸中,狂爷躺下了,他又回忆起了五位战友。。。。。。
  综上所述,幽弥狂是一位勇敢无畏,重情重义,是名利如粪土的疯子!

      黄小圣
144404jyg7wv765md6ww71.jpg
144404ncvspgphvvg8oign.jpg
144404n8qkvlvojjqwdi5q.jpg
来自微站
发表于 2019-6-1 15: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雾妖妖侠纹耀幽弥狂就是这样一个战斗小队的头目。作为一位夜战专家,他受命组织一支夜战小队在夜间袭扰敌人驻地。这是一种级别很高的战斗团队,他本可以到各部队里去挑人,但他认为自愿是最重要的,就让愿意参加的人主动到他这里报名。结果,他等了整整三天,已经不可能再等下去了,只有五个人来报名。这五个人分别来自五个不同的国家,毫无出色之处,一直默默无闻,看上去也不是做夜战的料儿。

其实,幽弥狂早已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知道,一般联军士兵都认为这种偷偷摸摸的夜间行动既艰苦又危险、还不容易让人们看到自己的战功,都不愿意参加。更主要的是,一想到自己会在一个雾妖手下做夜间工作,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妖怪都会退缩。

在地界,雾妖名声一直不太好,被视为心理陰暗、背后伤人的恶毒之辈,这和他们在历史上做过的一些事情有关
魁拔681年,星耀派雾妖重新取得政权,恢复了之前的两派竞争执政的制度,并与粼妖、辉妖签订协约,组成妖系联盟,相约永结安好、互不侵犯。但夜影治下的夜国和雾妖历史上的种种负面形象留给人们的不良 记忆是不可能一下子消除的,在地界妖怪的心目中,雾妖是一种黑暗的动物,他们的梦想就是用黑暗吞噬一切。
这就是幽弥狂在他的同伴眼里的种族形象,他自己也知道人们是怎么看他们的,所以,对最后只有五个人参加他的作战小组的结果,他不但不沮丧,反而很满意。
“毕竟还有五个,”他对五个报名者说,“真心实意的五个,很好了。”
“你还是再去挑些人来吧。”报名者似乎都觉得这样几个人不足以组成一个战斗小队。
“不不不,一定要自愿,这是夜战,很多时候谁也看不见谁,必须互相信任。”
就这样,幽弥狂带着他的五人夜战小队开始了战斗,虽然身为雾妖的幽弥狂平时不擅与人交流,与他的五个战友语言上也不通,但他们在每天的并肩作战中配合得越来越默契,受此鼓舞,幽弥狂把夜战方案设计得越来越复杂、巧妙,他的同伴也越来越会享受幽弥狂带给他们战争享受,尽管除他们之外的所有战友都不太清楚他们每天都在忙些什么。
就在这时,神圣联军为防止魁拔的奸细混入,要求清查没有纹耀的人。幽迷狂很快就确定主动报名加入自己小组的这五个人都是十足的白身,但长期并肩战斗的经历告诉他,这五个人决不是魁拔的奸细,只是想通过战功最终得到纹耀的人。他不但没有告发,反而帮助那五个人躲过了盘白落提,丰和,英宋,桓泽金,广绣。于魁拔一零二六年加入神圣联军南部战区夜战小队,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客户端|小黑屋|青青树官方论坛  

GMT+8, 2020-9-30 23:12 , Processed in 0.393571 second(s), 4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