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36|回复: 13

[同人文] 獴亮前篇之堕入邪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5 16: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坐在颠簸的鸟马上,心里想,三年前的她也大概是这样的状态吧。

大概是五年前的一个雷电交加雨夜,一支商队在灵山区域遭遇滑坡,商队死伤大半,不得不在附近的杏枣村修整,商队以物易物,用从龙国运来的绸缎和树国的晖精交换口粮和药物。在商队之中,保安小队的队长卡拉肖克·鸿受了重伤,照顾他的是从小随他奔波的女儿沭。半年后商队大部分的队员都已经痊愈,物资也都尽数整理清点过了,可是鸿的伤势却还没有完全恢复。考虑到没有鸿安保就可能成为问题,商队决定到铁河郡把货物卖出去,然后再回来找鸿。
而就在商队走之后,一个青年却主动找到了鸿想要学习脉术,鸿本想拒绝,可是青年说不仅要给鸿学费还可以免费为他们提供食宿,鸿也就默默答应了,条件是买书实操的学习必须要等鸿痊愈之后。可是鸿刚开始教就发现这个青年拥有着非常高的天赋,他从小就喜欢练武,遇到鸿之前无人指导就已经可以开两个脉门。不久鸿痊愈了,开始正式教他脉术,他果然也不负所望在几个月之内就开到了第四脉门,在这期间他与沭互生情愫,但两人直到最后也没有说破。
鸿教脉术的地点就在村后的空地上,也是之前商队驻扎的地方,教学期间村里孩子们和青年男女也会来围观,鸿也没有拦着,谁知最后人越聚越多,连几十里以外的村子都有人来拜师,甚至在灵山地区有人把他与游尾郡的另一位隐居的武师并称“南龙北树”。不得已鸿只能办班教学,按脉术层级分班,而他作为大师兄正是最顶层的一位,不久也帮着师父教徒弟了,人们都叫他“獴大武师”。
可是这样兴盛的脉术学校只持续了不到一年,商队就把鸿接走了,当然随之离开的还有沭。因为鸿离开的匆忙,学生们就由他暂时接管,大部分都被遣散,只有少数继续跟着他学习。而他也在师父走之后逐渐将龙国华丽锋利的脉术和兽国粗犷有力的脉术融合,形成了自己独有的脉术体系,也在灵山区拥有了名号。尽管如此,他始终牵挂着师父和沭,直到有一天。

天火席卷了整个村庄。在外务农的壮年几乎全部当场死亡,他的父母因此丧生。

作为村里脉术最强的人,他先把教脉术挣来的钱分给大家,又主动要求出去搞钱养活村民,至少要能挺到明年夏收。

“獴亮啊,这天怎么这么热啊,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吧,下午转凉了再走吧。”
这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是校尉的声音。
“大人,白天不赶路晚上可是很不安全啊,何况我们再不快点就明日赶不到犊落城了,城里士兵还等着我们的军粮啊。”
“管他的皮事,快先给我递口水。”
獴亮心里想,做官家的保镖还要给他们端茶倒水,这样看来还不如沭呢。想到这里,他又不忍心继续想下去了。去年路过驴耳城河谷,峭壁乱石堆满了河道,运粮队不得不从山上绕行,在山脚出新立的石碑上写着死亡名单,两个外国人的名字格外瞩目,正是鸿沭父女的名字。这两个名字獴亮确认了多次,害怕是他们又侥幸觉得可能是重名,军官叫他问他是不是熟人时,他也就回答说像是一个旧相识罢了。天火仿佛隔开了他的两段人生,回想起作为武师的时候恍如隔世。

运粮队拖拖拉拉,不得不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安营扎寨,尽管他一直要求赶路,校尉还是给他了一个统一的答复:要是能让贼劫了还养你干嘛。

夜深人静,突然几只箭一起射向了巡哨的士兵,几个人应声倒下,而獴亮等人则迅速躲过。“有敌人!”他一边高声喊道,一边用脉术探测着敌情。
“大概有一百多人!”
当运粮队的士兵还在集结的时候,对方已经有四五个人通过树移动到了运粮队上方,原来他们用其他人对峙吸引注意力,自己发动突袭。当獴亮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攻击了,其中一个黑衣人一道脉冲直击獴亮,獴亮赶忙防御,随后黑衣人迅速靠近发动了一道近身强力脉冲,獴亮也随即一道脉冲应对,两道脉势均力敌同时消散。黑衣人见这种攻击也只能打平手显然有些犹豫,他发出一声嘶吼,包围的士兵迅速扑了上来。
“居然是独骆城来的,他们怎么打到孔屏城来了。”
趁着獴亮与士兵纠缠的时间黑衣人迅速打倒了校尉两旁的侍卫,吃的都是军饷,但越是官僚的亲信越不成样子。校尉也不敌此人,被打到在地上。“不要动,交出粮草我就留他一条活路!”校尉是郡守的堂弟,獴亮等人自然不敢妄动了,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粮草押走。

第二天返回郡守府,郡守一听粮草被劫勃然大怒,说要扣了獴亮一年的工钱,还要打五十大板示众。这粮草是押给国王军的,本来郡守还指望着这批粮草得到国王肯定,结果现在全泡汤了。这里的郡守,其实并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一郡之守,这个郡指的是鹿安郡,是十几年前由游尾郡的贵族军阀占领的一块区域,后来被军阀的亲戚买下自立为郡守,鹿安郡也就由此成立,虽然叫鹿安,但这个地方可是一点都不安,郡中盗贼横行,郡守也整日想着如何搜刮百姓钱财,以及如何取代游尾郡当上大官。

獴亮被打了之后一瘸一拐地回馆舍休息,在路上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说不上来什么时候见过,但却非常熟悉,说着他走上去抓住那个红发男子,红发男子一看到他却十分惊慌,甚至不由自主地开了脉门挣脱离开。这下獴亮知道了,这正是前几日劫粮草的黑衣人,他也顾不上疼痛,一心想把这个让他如此狼狈的人揍一顿,终于在城门处,獴亮一个脉冲把他击倒,上去就是一顿猛揍:“就是因为你,我一年的工钱都没了,还白白挨了五十大板,看我不把你打的头破血流!”

左一拳右一拳,獴亮打到累了,要拉着他回郡守府请功,谁知那个脸肿了一大圈的男子有说话了:“官府看重的是钱是粮草,根本不管是什么人劫了,拉我回去你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獴亮一想也是,一年工资都没了,脚步不由得停了下来,那个男人继续说:“我就是个劫匪,我爸妈当兵死了,谁给钱我就听谁的,我的命一点都不值钱。”现在獴亮不仅不想揍这个人了,反而有些后悔,他把这个人带到医馆,顺便给自己的屁股拿点药。
红发男子问他知不知道粮草都去哪了,他回答不知,男子说熊咆城的城主在暗中集结势力,在旁郡收集粮草,见到运粮车就抢,没有就去村里抢,熊咆城是在找机会攻占王城,但是各层军官并不是全数上交,有一部分自己留着吃,吃不完就直接卖掉。
“抢了再卖掉?”
“对,而且不只是他们,我们郡守也是征收重税,老百姓饿了还要向官府卖粮。”
“…”
“别再为官府卖命了,官府永远都不想分你一份钱的。”
“……”
“我们组织了一个队伍,就差一个武艺高强的人坐镇,要不要加入我们,做和官府一样的事,他们有钱我们一样也能有钱。”
“……我需要想一想。”
“那我明天来找你。”

獴亮一晚辗转反侧,最终还是决定离开官府,助纣为虐还得不到回报不如“自力更生”。
第二天那人来找他的时候他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额对了,你的名字是…”
“我叫猿七,从今天起您就是魁拔大帝了。”







啊写完了,这个是对獴亮故事前因后果的补充同人,本来想写出风雪山神庙的效果,但最后还是很淡地收尾了,写不出宏大和激烈的戏份,而且前期叙事有点像细纲,其实獴沭感情戏什么的可以写得再具体一点的。

IMG_20191005_162626.jpg
IMG_20191005_162721.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10-6 14: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emmm我再补充一下,这个同人是想按照世界观补充设定,衔接的内容有:

獴亮的龙族师父
獴武师其名的由来
你不知道的魁拔中游尾郡隐居的老师(蛮小满私塾教师)
郡只比国低一级,为什么郡守那么菜,并且和所谓只管一个镇的警察同流合污
小小警察为什么有将纹耀(只点了一下,大概与军阀身家有关)
獴亮作为正派武师因为什么投身抢劫
假魁拔一伙为什么只认识猿七却没见过老大魁拔的真面目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16: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妖侠把本帖链接,发到原帖评论吧,方便楼层统计~(୨୧•͈ᴗ•͈)◞︎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17: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戏再具体点我就哭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19-10-5 17: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18: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才      

发表于 2019-10-5 18: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啦是啦 发表于 2019-10-5 18:07
有才

诶我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19: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可以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22: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咔咔,厉害!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23: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非常好,可惜我不能参加了,3号就上学了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发表于 2019-10-5 23: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客户端|小黑屋|青青树官方论坛  

GMT+8, 2019-10-20 14:02 , Processed in 0.085088 second(s), 5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