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魁拔同人馆 小说 小说 同人 梦回今生 再探小径

再探小径

小说:梦回今生| 作者:等待| 更新时间:2017-02-25 22:45:50| 字数:2890| 加入书签

曾经有人问过我,当人死了之后,会不会有来下辈子。
以前在写小说的时候,我无数次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今生寻不到你,那就等到来生,如果来生还等不到你,那就等下一个来生。总之,我终有一天一定要把你寻到。
说实话,当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确实有些感动。可事后再想想,一种奇怪的韵味便涌上心头。
因为如果你抓住了那个你最爱的人,就不会让她死去,也不会让她等到来生。若有过往,又何必寻来三生三世的借口,再欺骗你最爱的人一次?
望着夏沫严肃的脸庞,我想了想,回答道:“其实我早就认识他们了,安然是子逸的妹妹,乔则是子逸的朋友。只不过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们不是寻常人……!”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夏沫紧追不放。
我抿着嘴看着窗外,然后缓缓开口道:“夏沫,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就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吧。每个人都有痛苦的回忆,你有,我也有,所以我们都应该有所保留,对吗?”
“恩。”夏沫仿佛是看出了我的难过,她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看到安然和乔一同从轿车中走了出来。从离他们很远的地方我就能看出安然厚重的黑眼圈。可令我大感意外的是,乔却无比精神,在看到我之后他还露出了柔和的笑容,仿佛车上的一宿睡眠并没有给他任何任何不适。
后来我向安然询问起来。
可安然却只是苦笑了一下,道:“我真佩服乔,他一晚上居然睡得巨死,而且呼噜震天响。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好几天没睡觉了,可怜我成了他的牺牲品!”说到这里,安然还打了个哈欠,黑眼眶也显得更加厚实了。
听了安然的叙述,我“嗤嗤”地笑了起来。
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乔正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
看到我们走来,他立即应了上去,道:“怎么样,你们昨晚睡得还好吧。”
他这句话直接说到了安然的痛处。可面对乔,她又不好说的太直白,于是她强忍着愤怒说道:“好,真的太好了,好的我都想撞墙!”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乔掩着嘴笑了起来,样子就和一个小女生似的。
此时安然早已是将他恨之入骨了,她心里想着,等到回去以后,我一定让哥哥好好养教训你一顿。
笑过后,乔立马收敛了欢愉的神情:“既然你没睡好,为了弥补你,我就决定今晚进入小径 吧!”
“这还差不多。”安然插着腰,摆出了一副大小姐的神态:“不过你今天怎么放心我们去了,难道是知道了什么吗?”
“恩,其实昨晚我丢下的纸牌有我的精神残留,它就像是一个探测仪一样。现在它显示的地方和昨天一样,甚至都没有活动一下。”
“这也就是说,那条小径其实只是所谓的遮掩术吗?”我接过他的话,说道。只不过不知为何,我总感觉这件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现在我 们看似已经将双手搭在解开真相的绳节上,可是谁又能保证在这扇门的后面会不会有更大的陷阱呢?
想到这里,我正欲开口,却突然听到一阵喊叫声传来。
“夏沫!”我大惊道,然后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跑去。
等跑到目的地,我看到夏沫正一脸惊恐的坐在地上,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我走到她身边,却突然看到一只断掉的手摊在地面上,这只手的手腕还带着一条串着钱币的红绳。
“这条红绳我认识,是……是沈天哥哥的。”在我的努力呼叫下,夏沫忽然回过神来,她指着那只手大喊道,并不断向后退瑟着。
“沈,沈天哥哥遇难了!”
“怎么会,他昨天不是消失了吗?”我疑惑道。
据夏沫的叙述,她昨晚还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这也就是说这只手很有可能是今早被丢在这里的。换句话说,那个黑暗背后的隐藏者,或许就在周围……
“不要,我好害怕,芸雪,我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在听过我的想法后,夏沫更害怕了。她快速爬来并挽住我的手臂,紧张的向四下看去,仿佛下一个遇难者就是自己一样。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乔和安然也跑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哭什么?”安然不为所然的问道。可当看到那只手的一刹那,她也愣住了。这算什么,恐吓吗,还是警告?不过它越是这样,安然想要探究下去的兴趣就越大。
夏沫抬起后,用慌张的眼神扫了乔一眼,然后瞬间垂下了脑袋。
“这只手是那个沈天的。”我一边抱着夏沫一边说道。此刻,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夏沫在我怀中瑟瑟发抖。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想必她内心中也是极其害怕的吧。
乔看了看夏沫,然后道:“芸雪,要不然我们今晚把她留在这儿?看她这副样子应该是不敢再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了。”
“不行,我担心害沈天的那个人会再来害夏沫。”我果断的摇了摇头。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见我是这种态度,乔皱了皱眉头,没有继续往下说。
倒是安然,她瞟了一眼夏沫,闷声道:“还真是个拖油瓶子。”
“我不是……!”安然反驳道。可不知是因为受到惊吓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她现在就连说话都变得唯唯诺诺的了。
在乔和安然的执意坚持下,我们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改变计划。
这天晚上,天气异常寒冷。不过令我庆幸的是,比起昨夜的乌云阵阵,今天我很难得的见到了月光和星辰。
“夏沫,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我用深邃的眼光望向小径,并对夏沫承诺道。
可夏沫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很明显,她还在对白天的事情耿耿于怀,整个白天的修养仍旧没有让她振作。
“走吧。”乔向我示意道。
他率先走入了小径,其次是安然,而我因为要保护夏沫的缘故,所以走在了最后面。
待深入小径之时,我越发感觉到其中的诡异。迎面吹来的寒风不断拍打着我的面孔,我虽然感知不到其中的寒冷,却感触到了利刃划过脸颊的疼痛。
果然,这片丛林还是这么诡异。
“呀,什么东西,绊死我了!”安然突然大喊了一声,然后低头看去。可当看到脚下之物的真容时,她却忍不住向后退却了几步。不过好歹她曾经过这种场面,所以也不算太过于慌张。在确定没事后,她一脚将骷髅头踢得无影无踪。
只可惜还没等她放松下来,另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便发生了。
就在安然抬脚的下一秒,周围突然升起了无数白骨,它们一边围绕着我们旋转一边进行组合。不多久,四具完整的骨架便组装完成了。
“你们,退后!”乔冲我们做了一个危险的手势。
可那骨架却抢先一步飘到安然面前。望着骷髅头那黑洞洞的阴漕,安然就觉得一阵寒冷。我见识不妙,连忙快步跑到安然面前并将风铃冲骨架的头部挥去。
另一边,乔也冲剩下的三具骨架各扔了一张纸牌,只听四声炸裂声响起,待烟消云散之后,那四具骨架便全部破碎了。
“吓死我了。”安然拍了拍胸膛,庆幸道。
看着安然这幅大难不死的表情,我顿时觉得一阵好笑。不过话说回来,这四局已经身为完全体的骨架居然这么弱,难道他们是来探测我们的实力的吗?
我这样想。
正当我准备安慰夏沫的时候,却看到她张着嘴,一脸痴呆的望着地面。我突然神经一紧,也不由朝下看去。
不知从何时开始,地面边缘已经掀起了阵阵波纹,它们环绕在我们四个人周围。
“小心。”我大喊一声,然后抱着夏沫一跃而气。与上次几乎相同的地刺从我原本站立的那个位置破土而出。
居然还是上次的套路,有意思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  

GMT+8, 2019-6-20 13:02 , Processed in 0.05031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