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魁拔同人馆 小说 小说 官方 印灵天链 蓝公主(下)

蓝公主(下)

小说:印灵天链| 作者:国度| 更新时间:2015-07-05 19:31:45| 字数:3534| 加入书签

云二六五年,七月九日。

 我和雪溪一群人去冰菱雪峰第三年,此时就差几个月。需要在走过两个国家就能到,但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个消息。

 下午,我们在一间客栈休息。我背后两个女的好像谈论着什么,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见了。

 “我听说凌云国的公主不在天雅了,好像跑到别的国家去了。”

 “哇,大事啊知道在什么国吗?”

 “这怎么可能让我们知道呀。”

 听到这个以后,我突然觉得不好了。这消息连这种地方都传开了的话,那么更近的地方已经全部知道了。必须回去。

 我但是非常纠结的想着,羽珠看到了我好像在想什么。她叫了我一下。

 我当时还在想,所以注意到她说话。

 她走了过来,拍了我肩膀一下:“诶,在想什么呢?”

 我当时完全没反应过来:“啊?”羽珠笑了一下又拍了我肩膀一下:“没有,就问你在想什么而已想的这么入神。”

 “也没有想什么啦,想几个月就要到了不知道会有什么。”

 “想这个?恐怕不是吧。”羽珠有点不相信,然后用很诡异的语气说。

 “真的就这个啦。”
 
 雪溪听到了后,也用诡异的语气和我说不过还有诡异的笑容:“说来听听。”

 我冷笑了一下,没去理会他们。

 过了两天,晚上大家有睡了。我从床上下来。把我纠结两天才写完的信放到房间的桌上虽然很短,但我觉得就这样把。我和羽珠一起睡所以整个过程我轻手轻脚的没让他们发现。然后我望了她一眼笑了一下走开了。

 致共度三年的朋友们一封信:

漫天风雪自天来,春光略过荡无存。我自天边行相聚,又自时过而远去。
就像这诗说的,我时间没过我多长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这时我要走了。回到我的起点那个我曾今熟悉而不想回去的地方。
别问我为什么。
朋友们再见了。
                                      云蓝
                                   三一零年七月九

 回去的路最少要九个月期间要超越数十个国家,这段时间内消息不知道还会传多远。所以我非常迫切的想回去,不要让人抓住我们国家的把柄。

 这些天里我基本都绕过城,都会在村落购买必需品。钱是走的时候把拿了羽珠的,就拿了可以撑到回国的钱数。


 一个月零七天,今天我发现有人在跟踪我。

 今天,我在一个村落买东西听到后面有人吆喝着我就回头去看。这时我发现后面有一个人非常紧张的转了身。当时心里想着:新来的啊,这么紧张。

 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假装没看见,然后走开。

 接下来今天里,他们学乖了没有在我后面了,而是在我前面一些店铺里。但还是没有,人可以藏起来,杀气永远收不掉。

 出村后几天内,可能我走的一般是没人的地方或者森林。我很少几乎没有发现他们踪迹,因为发现的都是类似野兽留下的无法判断。可以看出它们变得非常谨慎。

 后来我在森林里面发现了一个人,她是个女的身上披着斗篷倒在树下。我当时以为是什么人,过去打了个招呼没回应我就觉得不对了。过去后才发现是个女的晕倒在哪。我初步判断是缺水中暑,现在正值夏季穿着个斗篷中暑也很正常。

 但是我就把可能做的措施做了一遍,然后我就找下有没有水果。非常讽刺的是,我没走多远在一个地方发现了水源。如果这女的在多走几步的话也不至于躺着了。

 回去后,我再次检查他身体,这次我把他斗篷帽子放下,她是白色头发,非常配她容颜,白质的皮肤怪不得她用斗篷然。后我把貌似有戴在她头上,我猜测他只有十六岁。我发现他右手一直紧握着。我废了很大劲才摊开她的右手,看到的是一股诡异黑烟从他手里冒出来。

 我瞬间反应过来她用斗篷的真正含义。绽国,俑蒂人。于式元一三八七年灭亡,是第一次五合战争的失败国。而战争的主要国家就是凌云国。俑蒂人有很多人逃出来了,但都没了家发布在世界各处。有些国家的有钱人甚至会重金邀请俑蒂人当保镖。

 绽国被称为“自学式的国家”国民天生就会式,但不同的是它们国家的只会一种式“暗式”,学这种式的人都会冒出一些黑烟,只有到十七甚至三十才能被控制。这期间它们每年都会实施封印暂时抑制她应该是和家人走散了,因为他手上有着差点被破除的封印。
 学暗式的人还有一个问题,怕光。这也就是她在这个大热天穿斗篷的原因了。而暗式非常厉害,学习的人可以一个打十个这使得凌云国在攻打时非常棘手。第一次五合战争绽国战斗方式是,白天守晚上进攻。不过守是不可能挡太就的,最终连首都也受不住。

 所以,如果这个女的醒来一定会想杀自己。印方蓝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没抛弃她。

 然后印方蓝把自己右手手掌贴到女的那发黑烟的手,想看下什么感觉。然而,黑烟直接覆盖住了印方蓝的手,印方蓝想把手伸回来但已经晚了。他被完全吸住了,然后黑烟不止是扩散了甚至钻入了印方蓝的手里面。瞬间印方蓝晕倒在地。

 印方蓝醒来后,如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切都一样,女的还没醒就是天已经晚了。刚才印方蓝如同睡了一般,这对她来说也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今天内她几乎没睡过好觉,都是在紧张中度过的,这是唯一一次非常轻松的睡了在她离开雪溪和羽珠后。

 印方蓝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开到一颗树下面躺在树下,看了一下她右手手掌没有什么异样。印方蓝想起没把女的手合上,她又站了起来走过去。然而她发现她的手没有冒黑烟了完全消失了。印方蓝顿时一怔,难道有人来过

 但周围没有走过的痕迹,有想了一下是不是自己。但觉得不是又不想了。

 过了很久,深夜。女的醒过来了,她起来一直盯着印方蓝。

 印方蓝觉得有些尴尬,然后先打了一时招呼,女的没回应 。印方蓝把身上的食物丢给了她一部分笑着用桧语说着:“吃吧。”女的二话不说直接开吃,印方蓝看见了只是冷笑了一下。女的吃完后看到了自己的右手,用非常吃惊的眼神看着印方蓝,但太暗了印方蓝没发现到。

 白天后,印方蓝走到女的面前笑了笑把右手伸向她:“走了。”女的没去碰印方蓝的手,而是自己站起来。印方蓝又冷笑了一下继续上路。女的也跟着一起走。

 一路上她们两个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是走着。女的腰上有一把剑,有时有小动物路过印方蓝忍不住去和它玩,而女的默默的在后面把剑拔出剑鞘。每次这样印方蓝都吓了一跳,动物也被吓跑了。

 印方蓝知道,女的要吃那些动物。有时印方蓝问一声:“你要干嘛?”女的冷眼相对什么也不说。

 女的第一次开口在一个晚上,印方蓝之前就先和女的说她们两个轮流守夜,女的依旧没说话但还是轮流守夜。一个晚上是我守夜,我听人了人的声音,我知道有人来找我了。

 我走到了树林里面去,果然五个男人出来了。其中一个说:“蓝公主久仰大名,今天见到你了幸会。”

 “的确挺幸会的,见得到贼。”

 “公主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

 旁边四个人已经有明显聚式的前兆,我知道他们想把我带走。我本来就不可能顶住两个人的式震现在有四个。

 “公主,我看你路途遥远累了。要不到我们那休息吧?”

 “我能回得去吗?”我回完这句话,男的脸色突然大变,做出了发出式震的动作。我迅速护住头。

 当时我没感觉到痛,而是听到了惨叫。睁开眼睛,那个女的出现在我面前她手上的黑雾与夜色融为一体只是太浓了可以看到。而这些黑雾一直延伸,延伸到了五个人体内。她把他们直接杀死了。我当时闻到了血的闻到,我血眼又出来了,然而我倒在了地上吐了。女的靠着月光绝对看得到我的眼睛,我知道她不会放过我的这是应该的。当时我能感受到女的靠近我但她没杀我而是看着。

 “为什么不杀我?”印方蓝很严肃的说。

 “你知道我什么人了?你自己为什么不杀我?”女的用同样的语气回了我。

 “我不想杀人。”

 “我不想杀不想杀我的人。”

 “什么意思?”

 “我们没仇。”印方蓝非常惊讶的看着女的。

 “不要这么看我,我和你没仇但和凌云有仇。”

 “那还不是一样,我是凌云国公主未来凌王”

 “如果现在有这个身份我直接杀你,但我的恩怨不在于人。”

 “你叫什么?”印方蓝站了起来。

 “焉仪羽!”

 “焉仪?”印方蓝再次惊讶的看着女的。

 “正是。”

 “也没什么关系了,我等下就走吧。”

 “不一起?”

 “什么意思?”

 “到凌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  

GMT+8, 2019-1-23 00:38 , Processed in 0.04545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