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魁拔同人馆 小说 小说 同人 月灵之殇 幻之夜殇,胤晟初战

幻之夜殇,胤晟初战

小说:月灵之殇| 作者:等待| 更新时间:2017-03-04 22:59:27| 字数:5442| 加入书签

对于幻的挑衅,胤瑟并没有发怒,他只是把原本眯成一条小缝的眼睛睁得稍微大了一点儿,冷冷的看着她:“你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这是我们和那小丫头的私人恩怨,还希望你不要管闲事的好,不然你会后悔的!”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后悔!”幻说着提起封冰剑指向他,眼中的极度严寒瞪的那群人浑身发抖。一些内力比较低微的人已经有了想要逃跑的冲动。
 胤瑟眉头一紧,一阵诡异的笑声从他口中发出:“哈哈,好啊,那你们两个今天就一起下地狱吧!”说到这里,他摆了摆手,一阵飓风穿破屋顶,那些破碎的墙体直直的向幻砸来。按理说,飓风的速度应该已经很快了,只可惜在幻的眼里,这种速度还是不够看的。于它下落的前一秒,幻上身倾仰,轻松躲过了飓风的冲击。接着,一股强大的沙尘从地面中央散开,狂风席卷着地上冻结的封冰朝四下撞去,整个屋檐也被击打的不成样子。
 等到这股暴风消退后,幻再睁开眼睛,却看到了一只浑身赤绿色的猎豹矗立在她面前。这只豹子身体庞大,身上还隐隐散发着风属性的灵动气,看样子应该是高级的战兽了。
 “嗷!”望着眼前仿佛尘埃一般瘦小的人类,它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一阵强大的风元气霎时间划过她们的衣襟,将周围的墙壁全部震碎。原本黑暗的世界又暴露在她们的视野下。
 躲在战兽猎豹身后的胤瑟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他提起拐杖指向她们大声道:“怎么样,被吓傻了吧。这战兽可是我们雾都数一数二的圣兽,名曰风灵猎豹,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现在受我们驱使。如果你们现在乖乖束手就擒,我或许还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
 “笑话,就凭你这乳臭未干的小豹子就像让我投降,也太天真了吧。”幻在回话时用了“乳臭未干”这个词,分明是把自己的退路亲手斩断了。一般像这种高级一点儿的战兽都拥有人的思维,他们天生自负,可现在却被一个人类如此辱骂,这让它怎能不发火。
 果然,在幻说完后,那猎豹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然后伸出左前至砸向她面。
 风属性的战兽速度果然不是盖的,它这一抓若是一般人恐怕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碾成肉泥了,不过对于幻,这攻击还是嫩了一点儿。在它落脚的一刹那,她便侧身闪躲开,中途还不忘用封冰剑划它一下,将它的左足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道子。
 这下猎豹真的怒了,它抬起后腿再次顶向半空中的幻。
 由于是在半空的原因,幻无法躲避这一下,只得硬着头皮抵挡。只可惜这一腿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且速度又十分迅捷,她还没有发力就被踢了下来。
 在落地之际,还好洛梦反应迅速,她跑上前去抱住幻的身体,才没有让她砸到地面的碎石上。
 “实力果然不错。”幻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然后一边说着一边擦掉了嘴角的血迹。她杵着剑与猎豹对视着,大有一言不合再交手一次之意。
 “云颖!”就在她准备迎上前去的时候,洛梦叫住了她。此时,洛梦眉头紧锁,她拦住了幻,道:“云颖……不,现在你应该不是本人。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战兽的厉害,一般人类和战兽对战本来就很吃亏了,更何况你面前的这只实力又那么强,再打下去你会死的!”
 “我知道。”幻微微笑了一下:“而且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凭借一己之力来对抗它呢?”
 “那你是?”洛梦不解道。
 “你看好吧!”幻拍了拍她的肩膀,言语中充满了自信。它起身翻到了猎豹的正上方,同时口中喃喃了几声谁也听不清的话语。
 那猎豹本来想再次抬腿将这个不知好歹的人类给拍下来,可它抬头看向上空,却没有寻到少女的影子。正纳闷间,一股火球突然从远方砸来。风灵猎豹的反应足够迅速,它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阵暴风,想要以此阻挡火球的袭击。
 可当两股力量碰撞到一起的那一刻,前者直接将后者冲散。接着,只听“轰”的一声,那火球炸裂在猎豹还没有来得及闭合的嘴中。待烟雾散尽后,猎豹正如同受伤的小狗一般瑟缩在一旁,它的深渊巨口漆黑一片,倘入黑炭,估计受伤不轻。
 “风灵,给我站起来,难道你就这么向人类屈服了吗!”胤拓在离它不远处的地方喊道。
 那猎豹在看到胤拓的那一刻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它忍受着伤痛站了起来,又恢复了往常的高傲状态。胤拓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跃到它的背上。很明显这只猎豹的主人就是他!
 “哼,不堪一击!”隐匿在漆黑的地方,少女在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微笑。
 她打了个响指,一声阴沉的吼声从黑暗处传遍整个雾都。紧接着,三颗与刚刚完全相同的火球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射了过来。
 不过胤拓也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对付的角色。在他的指挥下,猎豹冲与之相同的三个方向释放出了三股旋风,以此来拖延时间。趁着火球并拢的那一刻,它飞身跃起,这才勉强躲过了这一击。虽然没有被火球打中,不过胤拓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它爆炸的一刹那释放的强大力量。由此,他也知道自己这次碰到对手了。
 但指挥者和战兽的高傲是相同的,他虽然明知对方的实力胜过他许多倍,却还是大喊道:“到底是什么人,偷偷摸摸的,有本事就出来!”
 “呦,气势不错嘛,不过……只是一只纸老虎罢了!”少女讽刺道。她撇嘴一笑:“别愣着了,看上面!”
 “呃!”胤拓猛然抬起头,一道火柱正从正上方下落。
 胤拓驱使着猎豹快速闪躲,才没有被这道火柱包围住。若是刚刚那攻击他们的人没有提醒,他们可就惨了。
 现在胤拓的内心已经开始慌了,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对手,他本来就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何况敌人在暗己方在明,如果再这么耗下去的话,自己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而幻仿佛是看透了他内心的想法一样。她微微开口,一阵幽森的声音传来:“好吧,既然你那么想见我,那我就成全你吧。省得你不知道死了以后去阴曹地府不知道该和谁告状!”
 说完后,一股燃烧的火焰从猎豹正上方划过。仔细看去,这哪里是一股火焰,明明是一只浑身被火焰包裹的巨龙。他的体型虽然和猎豹差不多,不过在气势上却早已甩了猎豹几十条街。
 与巨龙对视了好久,胤拓才傻傻的说了一句:“这……这是……灵古夜殇幻兽!”
 “算你有见识,现在你该知道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吧!”幻凝视他道。
 它们虽然同为战兽,可风灵和夜殇就不是一个等级的。现在胤拓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会输的这么惨了,看来自己真的小瞧这个初次谋面的少女了!
 洛梦的震惊程度完全不输给此时的胤托。呆呆的望了这条巨龙好久,她才自言自语的说道:“果然,她真的是那个人的后人,怪不得她们长得那么像,原来这一切是真的,是真的!”说到这里,她竟缓缓的流下了眼泪……
 为了维护主人的尊严,风灵不服输的冲夜殇怒吼了一声。虽然难以保证在实力上的胜利,不过它至少可以做到在气势上不输。
 “风灵,不要!”胤拓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还没等它吼出第二声,夜殇便冲过来用力一撞,它可怕的破坏力将风灵撞飞出去,就连它身后的屋子都被摧毁了。
 “不愧是灵古圣兽。”胤拓嘟囔道。他看向幻,眼中充满了愤怒的神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雾都和你无怨无仇,为何要大打出手?”
 “这应该是我要问你们的吧。”幻说着从夜殇的背上跳了下来:“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找洛梦的,貌似先动手的是你们,而不是我。而对于你们的无礼,我只是礼尚往来罢了,有什么不妥吗?”
 “你……!”胤拓被幻的话噎住了。
 正当他准备再次反驳时,一阵苍老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拓儿,回来!”
 “可是爷爷……!”
 “我让你回来!”这阵声音虽然轻缓,却无比有力,给人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胤拓被迫无奈,只得冲幻抱拳行了个认输礼,然后和风灵一起回到了胤瑟身边。
 望着此时坐在老藤椅上老态龙钟的胤瑟,幻一边玩弄着封冰剑一边说道:“怎么样,老爷子还有什么指教吗?”
 “你叫什么名字?”胤瑟也没有隐瞒,他当即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幻冷冷的回答道。
 不过胤瑟到底也是个老狐狸,他眼睛一眯,道:“我明白,你还在为今天的事情生气。刚刚我的侄孙和手下确实有些无礼了。不过你也给我们造成的代价也不小。”说到这里,他用眼睛示意了一下现在还昏迷的断魂和那几座已经毁灭的房屋。
 “这些也算是代价吗,也只能怪你们咎由自取吧!”幻挑了挑眉,说道。
 半响,她又说:“算了,既然如此,我们双方各不相欠。”说罢,他就要带洛梦走。可就在她转头的一瞬间,胤瑟叫住了她:“阁下,请等一下。”
 “怎么,有什么事吗?”幻的话语再次变得冰冷。
 胤瑟紧了紧眉,说:“没什么,我还是想知道你的名字……到底是什么?”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幻反问道。
 “老夫只是想确定一件事情,所以还请你务必相告。”胤瑟说的谦卑有礼,这和他之前的作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幻想了一会儿,道:“好吧,我叫幻。”
 “全名呢?”
 “聆音幻!还有事吗?”
 “没了。”
 “那我就告辞了。”幻说着拉住洛梦的衣袖向雾都中大雾最浓厚的那个地方走去。可就在这时,原本躺在地上的断魂忽然爬了起来,然后好似发疯似的朝幻跑去。他跌撞到幻身前将她一把推开,然后用右手掐住了洛梦的脖子。
 “姓胤的,你干什么!”幻看到断魂挟持住了洛梦,自然也就想到了胤瑟。可当他看到那群人吃惊的表情时,就知道这恐怕跟他们没关系。于是,她将目光转向断魂,道:“你干什么,快放开他,要不然我把你碎尸万断!”
 “是吗,那就来吧。”断魂说着大笑起来:“刚刚就是因为你的关系,我颜面全无,现在你想让我放开她,做梦。就算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说完后,他的手指变得更加用力,尖锐的指甲此时已经初步没入了洛梦的脖颈。在她白净的脖子上,几滴鲜血滴落下来。
 只不过令他疑惑的是,此时的洛梦脸上非但没有任何慌张,还隐隐约约流露出了一丝微笑,就好象挟持住他的只是支草芥而已。
 她将右手背到身后,眼睛瞟向断魂,似笑非笑。
 可正当她准备发力之际,一个听起来有些柔弱的声音突然响起:“断魂,你要干什么。如果你敢伤害她一分,我把你千刀万剐!”
 “胤晟,你终于说话了,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洛梦说着看向那个脸色苍白,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男子。
 但他的气场却强大的惊人。
 见久居不闻的大公子说话了,断魂显得有些诧异。只不过他从没见过他动过武,所以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看到断魂面不改色,丝毫没有要松开手的样子,胤晟有些生气了。他睁大眼睛瞪着面前的那个男人,眼珠血红,再配上他看似无光的脸颊大有一副饿鬼的样子:“你再不收手,小心我不念往日情分了!”
 “往日情分,大公子你说笑了,我们总共也没见过几次面,哪里来的情分。”断魂用轻蔑的语气说道,这明显是强者对弱者的态度。
 幻看了看正在争吵的二人,然后将目光转向胤瑟,一丝嘲讽的意味流露出来:“想不到堂堂雾都,也会变得如此不堪啊。你再怎么说也是雾都的掌门人,怎么连个手下都管教不了。这要是说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耻笑?”
 “我……。”胤瑟哑口无言,面带怒色。
 看到眼前这场突然开始的闹剧,洛梦轻笑了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在雾都一向以温文尔雅,病殃子为号的胤晟会发怒,不过也好,这样也能给那些在都内瞧不起他的人立威。更何况他是为挟持自己的人而生气的,这也让她的内心稍稍有了一丝触动。看来胤晟还是在意她的。
 见断魂迟迟不肯松手,胤晟再也忍不住了。他缓缓迈开步子,朝他们走去。可胤瑟却冲他低声喝道:“你干什么,给我滚回去,这是你该操心的事吗?”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以你现在病弱的身体还能活着已经很好了,难道你以为凭你低微的内力能打得过断魂吗?”胤瑟再次训斥道。
 看着胤老爷子对胤晟的态度,洛梦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就连他的亲爷爷都不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是何境界。同样都是有血缘关系的侄孙,可待遇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让她感觉十分不爽。
 见胤瑟是这位副态度,断魂也大笑起来:“哈哈,大公子,连老爷子都觉你你太不自量力了。你与其在这里发牢骚还不如回去好好养养身体呢!”
 “住嘴!”此时就连胤拓也看不下去了,他大声指责道,却全部被断魂挡了回去。
 胤晟见苦说无果,于是不顾老爷子的阻拦走上前去,说道:“断魂,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再不放开她,死!”
 “好啊,你倒是来啊!”断魂更加狂妄了。
可还没等他笑出声,面前那个瘦弱的男人便化为了一道幻影。他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一个胳膊肘便冲他的脑袋直直的砸了过来,这一下顿时将他砸懵了。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他收回左臂,右手化为锥状冲着他的胸腔戳去。
 霎时间,一股鲜血从他心脏的部位喷射出来,而他本身眼睛则睁得大大的,只不过瞳孔涣散,毫无光泽。
 雾都的第一剑师断魂就此陨落,他到死才知道原来一直被传为病殃子的大公子居然是如此迅猛,毒辣的一个人。回想起来,大公子胤晟因为体弱多病的缘故从小就一直独居一室,而他所居住的那个地方也很少有人出入。如此说来,他的武功到底是谁教的,居然如此可怕。想想他杀人时候的那种狠辣眼神,站立在胤瑟身后的那群人就浑身发抖。
 在场所有人中,比较平静的也就只有洛梦一人了。对于胤晟刚刚的表现,她只是微微一笑,仿佛习以为常一般。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胤瑟从老藤椅上缓缓站了起来,面色稍微变得温和了一些:“晟儿,刚刚你使用的那些武功是谁教给你的。”
 “在小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一本武功秘籍,这些年自己研究参透的。”胤晟说着看了看身旁的洛梦。很明显他是说谎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章](快捷键→)

北京青青树动漫科技有限公司  

GMT+8, 2019-1-23 01:33 , Processed in 0.04638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返回顶部